1. <pre id="gwadr"><menu id="gwadr"></menu></pre><code id="gwadr"><em id="gwadr"><sub id="gwadr"></sub></em></code>
    2. <center id="gwadr"><em id="gwadr"></em></center>
      <th id="gwadr"></th>

        <th id="gwadr"></th>
        <thead id="gwadr"></thead>
        <del id="gwadr"></del>

      1. 江門龍門教育咨詢有限公司

        玫瑰花刺.jpg

        叔本華曾說過:“世上的每一朵玫瑰花都是有刺,如果因為怕扎手,就此舍之,那么你永遠也不能得到玫瑰芬芳?!逼鋵?,教學跟采花是一樣的道理,如果老師因為怕“刺頭”學生,而選擇回避,忽略學生的意見。那么,老師的教學方式不會得到改進,更不要說采到香氣襲人的“玫瑰”。

        1. 我的“刺頭”學生

        教的課多了,難免遇上“刺頭”學生。說是“刺頭”,其實又并不那么妥帖。本來于我而言,所有學生其實都是韶顏稚齒、朝氣蓬勃的溫室小花朵而已,并沒有太大的差別。今天之所以選擇小皓作為故事的小主人公,大抵是因為他類于“鶴立雞群”中的那只“鶴”,“金雞獨立”中那只“雞”吧,在班中太過惹人眼球。上一節課,他代表同學們給了我一份“見面禮”。“老師,你姓曾啊,電視上有個很出名的人也姓曾的耶,你是不是也叫曾小賢???”在我做完自我介紹之后,他如是調侃。我不準備接他的茬,想起朋友們之前的勸誡,性子太軟容易受學生欺負。他們建議:課堂上要與學生明確課堂紀律,保證教學秩序。于是一板一眼地回答他:“不是?!苯又?,我便引導學生回到課堂主題,準備上課?!按填^”見我不搭話,倒也沒有很糾結這個問題,暫時“放了我一馬”。


        上了幾天課后,班里的同學逐漸打成一片。而我,也與同學們熟悉起來,同時我的“軟性子”似乎也被狡黠的家伙們發現,他們開始“不聽管教”,其中又以小皓為其中。小皓其實語文基礎不差,加之性格活潑開朗,因此與班里其他學生相處得也不錯,他的“刺”其實更多的是針對“老師”或者說是引起老師的注意?!斑@死板的課堂”、“老師能講個笑話嗎?”等等,這是他在課堂上說過多的話。小皓是一個脾氣比較倔,容易動怒的小孩。對于他的吐槽,我并沒有太多計較,開始慢慢反思他的話。除了將此歸咎為他一天繁忙無歇的各種培訓,我想,是否也可以改變一下自己上課的形式,如果講個笑話,猜個謎語就能夠讓學生們喜歡你的課堂,又何樂而不為呢?想到這里,我便有了主意。

        u=3390209900,2354991334&fm=26&gp=0_meitu_3.jpg

        2. “笑話”拌課堂

        我開始在課堂前備上幾個好笑的“段子”,偶爾學生們懈怠時,我會講幾個“笑話”或者是“腦筋急轉彎”來調節一下氣氛。原本較為沉悶的課堂有時也能夠因此“燥起來”,小皓也顯得興致很高的樣子,在課堂上也較為配合了。“笑話”拌課堂,“冷笑話”調味料的用處沒發揮幾天,小皓又有了新的問題?!袄蠋熇蠋?,我能不能講個笑話”、“老師,能講個笑話嗎?”……課堂上,我才講到一半知識點,他又插話進來,打亂了我課堂節奏。后來,我開始明令限制上課講笑話的次數。調味料放多了,就容易變得重口味。雖然,我要顧及小皓的需求,但也不能夠本末倒置,將課堂變成專門講笑話的地方,這自然不成體統?!靶υ挕贝螖瞪倭?,小皓開始琢磨起新的花樣。


        “老師老師,我能給你提個意見嗎?這道題能不能請同學上去做???”“老師老師,我做完了……”“你們怎么才做到這里,太慢了……”課堂上,一旦安靜下來,小“刺頭”永遠有無休止的吐槽。我強制打斷他,“噓,小皓,你先安靜會兒。別的同學還沒做完呢,你先給他們一個安靜的做題環境!”結果往往是沒一會兒又嚷起來。 瞪眼過,嚴厲過,懲罰過,但似乎對小皓并不太起作用。逆鱗不行,我開始琢磨著給他順毛,走安撫路線。

        timg.jpg

        3. 拔“刺”

        其實仔細琢磨一下小皓的吐槽,有些話居然還挺有道理的。他做題速度比其他同學要快,但其實正確率卻還可以有所提升,何不將他建議用在他的身上,說不定效果不錯呢?于是,當小皓再一次在完成練習后“喋喋不休”時,我告訴他:“小皓,既然你那么希望老師能夠請同學上去做題,那今天,我就滿足你的需求。你不是已經做完了嘛,那待會兒就請你上講臺當一次小老師,給同學們講一講你是怎么做題的?!?/span>


        我說完,還未等小皓反應過來,臺下先起了一大片起哄的聲音:“好,上啊,小皓?!薄肮?,自己挖的坑自己跳?!薄_下笑鬧聲不斷,小皓卻也沒怯場。雖然看著有些猶豫,但沒拒絕,只是問我:“這個,我怎么講嘛?我再看一下……老師,只有我一個人上去講嗎?這不公平啊,其他同學也要講?!薄斑@個當然,你是一個,我待會兒再叫其他同學講?!痹捯魟偮?,臺下起哄聲一下子變為哀鳴,“老師,不要啊,小皓自己挖的坑你讓他自己跳就好了嘛?!薄巴?,老師怎么那么突然,我都沒準備好?!薄瑢W們嘴上抱怨不斷,手下速度卻也好像見漲。


        再看看小皓,正回過頭看自己做完的題,重新組織答案呢!看到重新安靜下來的課堂,我覺得這個方法有效,以后可以繼續使用呢。 一次,兩次,三次,小皓總喜歡在課堂上不斷挑刺,我也由剛開始的尷尬慢慢轉變,開始每日反思自己工作不足。在這種吐槽聲中,轉眼便要進入到課程尾聲了。課程差不多要結束了,但小皓的吐槽卻未停斷。課上依然會喋喋不休,抱怨上課太多,課程無聊等等。盡管如此,對比開課伊始,他也有了明顯進步。課上乖乖完成練習了,課下乖乖背古詩了。吐槽相對少了,提問相對多了,對老師似乎沒那么反感了。


        課程結束前幾天,小皓還特意帶了巧克力過來分給同學們吃。分得差不多時,把剩下的推給我。在我道謝以后,傲嬌地解釋:“不用謝,我吃膩了,不想吃了,所以把剩下的都給你了?!爆F在想來,還有幾分好笑,果然,都是沒長大的孩子啊。小皓是“刺頭”,是比較難應付的學生之一。但有的時候,我們不正需要這樣的一些“刺頭”來給我們“挑刺”嗎?只有知道自己有“刺”,知道“刺”在哪里。才能對癥下藥,藥到病除。面對這些“刺頭”,我們需要有更多的耐心與寬容,看到他們的需要與渴望,引導他們在學習上越走越遠。


        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,99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,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看